栏目导航

新闻中心

【说案】单位擅自收集、应用员工手机通话数据

更新时间: 2021-08-26

  跟着挪动互联网的发展,手机运用浸透到工作的方方面面。一些单位给员工装备了工作手机作为内部福利。但是,员工应用工作手机发生的通话内容,单位是否能够收集、应用呢?近日,上海市金山区国民法院审结了一起劳动合同纠纷案,公司认为离人员工存在“飞单”行为,要求赔偿经济损失,提交的证据却是员工工作手机中导出的通话录音文件……

  【案情回想】

  小李辞职于一家网络公司。公司《员工手册》划定,员工“飞单”“干私活”的,按成交价的40%查究赔偿义务。2019年底,小李向公司提出离任,并将工作手机交还公司。

  谁知,过了未几,公司以存在“飞单”为由,向劳动仲裁部门提起仲裁,要求小李赔偿因“飞单”造成的公司损失14万余元。

  为证明小李存在“飞单”的行为,公司拿出的证据,是小李工作手机中导出的通话录音。在这些通话录音中,有小李跟其余公司洽商销售业务的内容,并亲口否认自己要“飞单”。劳动仲裁部分依据该通话录音,认定小李存在“飞单”行为,裁定小李抵偿公司14万余元。

  小李对该裁决不服,向法院提起诉讼。“公司未经容许远程监控,重大侵犯我的隐私权!” 小李以为,公司截取的录音内容没有波及详细名目、实际产生时光、金额、人物,只是与友人的畸形通话聊天,没有给公司带来任何贸易好处损失。公司远程监控本人电话,且并未当时告诉,严峻侵占自己的隐私权,因而该录音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

  公司则主意,公司不侵略小李隐衷权,公司把手机发放给员工就是用于工作的,所以公司有权获得通话信息。有证据证实小李确切存在“飞单”行动,公司依照劳动合同商定的比例请求小李弥补经济丧失,正当有据。

  【审讯成果】

  法院认为,公司确实享有工作手机的所有权,然而其并未证明已告知小李会对应用该手机的通话予以录音并恢复数据,或已就恢复其通话信息取得小李的明白批准,故该证据的合法性法院不予认可。

  终极,法院支撑了小李的诉讼恳求。该案上诉后,二审保持原判。

  以案说法

  劳动者应当遵照劳动纪律和职业道德。但是,除法律另有规定或者权力人明确同意外,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实行窃听别人私密运动、处置他人私密信息等行为。公司对劳动者实行工作职责进行管理监督,应该在合法公道的限度行家使权利。

  本案中,用人单位未经劳动者赞成,擅自恢复工作手机的通话数据,该行为不存在治理上的合法性、必要性、合法性,属于滥用管理监视权的行为,应予以制止。

  记者:钱培坚 【编纂:田博群】